2017年中国各地政府有关支持区块链进步的政策文件梳理区块

/ 发布时间 / 2021-07-14
自2016年十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中国区块链技术和应用进步白皮书(2016)》及2016年12月区块链初次被作为策略性前沿技术、颠覆性技术写入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

广东部分区块链项目:

2017年6月,山东市北区人民政府印发了《关于加快区块链产业进步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建议》的颁布是为了贯彻落实国家和省、市关于革新驱动进步策略的决策部署,目的是加大区块链理论研究和底层技术的突破革新,力争到2020年,形成一套区块链可视化标准,塑造一批可复制竞价的应用模板,引进和培育一批区块链革新企业,造就一支专业人才队伍,打造一套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努力建设立足青岛、面向全国的区块链产业高地、区块链+革新应用基地——“链湾”。

在政策扶持力度上,设立区块链产业进步年度专项资金,连续实行五年。除此之外加大金筹资本支持,打造引导基金、政策担保、区块链进步资金投入基金,健全和完善区块链进步的金筹资本支持政策。《建议》同时提出,要在市北区建设区块链产业孵化平台、区块链应用测试平台、区块链专项教育培训平台和区块链资格认证平台。

2017年9月,江西人民政府下发《关于印发江西“十三五”建设绿色金融体系规划的公告》,鼓励进步区块链技术、可信时间戳认定等网络金融安全技术,应用于金融业务场景。

现在,南昌成立了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研发中心、赣州打造了区块链金融产业沙盒园。

“东林西铁,南粮北牧,遍地矿藏”是对内蒙古资源优势的集中概括,这所有看起来好像和进步区块链没什么关系。

其实不然,大家知晓,BTC挖矿需要很多的电力资源支撑,而内蒙丰富的火电和风电资源正是不少矿工选择在这里打造矿场的主要原因。内蒙古鄂尔多斯达拉特旗经济开发区坐落着全球最大的BTC矿场,据报道,当地矿场一个小时的用电量是40MW,等于1.2万个家庭同期的用电量。

2017年6月,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印发2017年自治区云数据进步工作要素的公告》提到,“加大数据感知、数据传输、计算处置、基础软件、可视化展示、区块链及信息安全与隐私保护等范围技术和商品的研发,推进建设一批云数据企业技术中心、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重点实验室和应用中心。”这可以看作是当地政府对区块链的支持,但现在内蒙古从事区块链的企业不少是以云计算的名义报批的,并不对外宣称是从事BTC挖矿的企业,如内蒙古毅航云计算科技公司(现已更名为内蒙古比银云计算科技公司)就是中国比较知名的BTC矿场。

2017年11月,重庆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发布《关于加快区块链产业培育及革新应用的建议》提出,到2020年,重庆将塑造2-5个区块链产业基地,引进和培育区块链国内细分范围龙头企业10家以上、有核心技术或成长型的区块链企业50家以上,引进和培育区块链中高级人才500名以上,努力将重庆建成国内要紧的区块链产业高地和革新应用基地。

现在,渝中区成立了重庆首个区块链产业革新基地。

北京政府机构文件中较早提及区块链的是北京金融工作局于2016年8月发布的《北京金融工作局2016年度绩效任务》,文件中提到,“为推进北京金融进步环境建设,推进设立了中关村区块链网盟。”2016年12月,北京金融工作局与北京进步和改革委员会联合下发《北京“十三五”时期金融业进步规划》的公告,将区块链归为网络金融的一项技术。如文件中第五条:规范进步网络金融,挖掘产业进步新业态,里面提到,“鼓励进步区块链技术、可信时间戳认定等网络金融安全技术,保护消费者权益,提高网络金融的安全性。”

2017年9月,由北京金融工作局、北京进步和改革委员会、北京财政局、北京环境保护局等联合下发《关于构建首都绿色金融体系的推行方法的公告》第三提到区块链,如第十条关于进步绿色金融科技中,“进步基于区块链的绿色金融信息基础设施,提升绿色金融项目安全保障水平。”

尽管北京迄今尚未颁布针对区块链产业进步的专项政策,但并没有妨碍北京当地区块链技术的进步,据《乌镇智库》统计,北京现在是全国从事区块链技术创业公司最多的地方,超越40家,占全国总数的40%以上。

作为中国金融业最发达的城市之一,上海对金融业进步秉承友好的态度,政府有关部门对区块链技术也表达了积极的兴趣,如上海黄浦区区长杲云在“第七届上海新金融年会暨第四届金融科技外滩峰会”上表示,“将积极探索区块链等金融科技在政府服务方面的革新应用”。上海政府金融服务办公室主任郑杨在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上海)揭牌成立仪式上表示,“大家成立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呼吁要法规先行。大概上海金融界和法律界可以做一些尝试,大家先拟定一些规则,看看能否在这方面先行一步。”

上海政府工作文件中较早提及区块链的是2017年3月上海宝山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转发区进步改革委制定的《2017年宝山区金融服务工作要素》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公告》对于宝山区2017年金融服务工作要素中第一点:安排的强化金融服务实体功能,不断深化金融服务内涵,提到“跟踪服务庙行区块链孵化基地建设和淞南上海网络金融评价中心建设”,这里的“庙行区块链孵化基地”指的是2016年11月,中关村区块链产业网盟与上海智商产业园达成合作,一同创建的中关村区块链产业网盟上海协同革新中心。

2017年4月,为引导、规范和促进网络金融行业区块链技术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切实保护社会公众权益拟定本规则,主管部门为上海政府金融服务办公室的上海网络金融行业协会发布《网络金融从业机构区块链技术应用自律规则》,这是国内首个网络金融行业区块链自律规则。

现在上海成立的区块链企业数目居全国第二。

从现在各省政府对区块链的态度看,贵州进步区块链是经过再三考虑的,依托云数据产业优势,拟定了较为健全的纲领性文件,为其他区域拟定政策提供了借鉴。不过陈刚被调任到河北雄安新区,贵阳还能否继续维持在区块链的先发优势值得进一步察看。

一些区域发布的有关文件中多次提及区块链技术,看着事无巨细,但落实没跟上,譬如江苏、福建。一些区域虽然在文件并未提及区块链,但区块链产业发展趋势较好,譬如北京和上海。

不能否认的是,区块链技术正遭到愈加多地方政府的看重,更多的细化政策扶持文件料将会在下面的几年间陆续下发,推进国内的区块链技术向前迈进。

自2016年十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中国区块链技术和应用进步白皮书(2016)》及2016年12月区块链初次被作为策略性前沿技术、颠覆性技术写入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的公告》以来,区块链日益遭到国内政府的看重和关注,各地政府纷纷颁布有关区块链的政策指导建议及公告文件。

据巴比特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11月底,国内共有浙江、江苏、贵州、福建、广东、山东、江西、内蒙古、重庆等9个省份、自治区和直辖市就区块链发布了指导建议,多个省份甚至将区块链列入本省“十三五”策略进步规划。另外,国务院在今年发布的4个文件中提及区块链。

从文件发布的数目上看,浙江、江苏、贵州三省最多,数目分别是5、4、3。

从支持力度上看,贵州贵阳、浙江杭州、山东青岛、广东深圳、重庆四地将区块链放在较为要紧的地方,并颁布了专门的政策扶持文件。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尽管大多数人将北京、上海列为中国区块链进步的第一梯队,但二者却并未就区块链进步颁布明确的政策文件。

浙江是国内最早看重区块链技术的省份,2016年1月,浙江委书记夏宝龙参加海归学子革新创业座谈会上指出,“期望浙江成为全国区块链技术开发应用高地”。2017年4月,杭州人民政府联合主办了2017全球区块链金融(杭州)峰会,这是2017年国内政府层面联合主办的最高规格的区块链峰会。杭州副市长陈新华在会上表示,“杭州作为全国第十个GDP总量超万亿元的城市,现在正在积极推进钱塘江金融港湾的规划建设,塑造财富管理和新金融革新中心。钱塘江金融港湾的规划建设,势必为区块链产业提供养分丰厚的革新进步的土壤。”

具体到政策文件,2016年12月,浙江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推进钱塘江金融港湾建设的若干建议》(以下简称建议),这是浙江政府较早提及区块链的政府文件,《建议》指出,为推进钱塘江金融港湾建设,构建财富管理产业链和新金融生态圈,塑造财富管理和新金融革新中心,将加大产业和生活配套设施建设,积极引进区块链企业入驻。

在2017年,浙江在多次政府文件中提及区块链,可见政府对区块链的看重程度。事实上浙江特别是杭州正在成为中国区块链革新的高地,万向集团在今年5月宣布启动万向革新聚能城建设,这个斥资2000亿元、建设面积8.42平方公里、预计可容纳7万人的智能城市将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区块链应用项目。依托浙江大学的科研实力,这里走出一大量区块链革新者,如趣链科技开创者李伟、秘猿科技开创者谢晗剑等。杭州当地的区块链产业较为健全,如从事区块链专用芯片研发的嘉楠耘智,提供媒体资讯及社区服务的巴比特、提供数字资产钱包的imToken,企业级区块链策略提供商趣链、云象、秘猿科技等与公链项目BTM币等。另外,央行旗下中钞区块链研究院也在2017年9月落户杭州,研究区块链和数字虚拟货币的技术和应用。

与浙江接壤的江苏是现在国内在政府文件中提及区块链最多的省份之一,2017年有4份政府文件提到了区块链。

2017年2月,南京人民政府下发《市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十三五”智慧南京进步规划的公告》,在进步目的中,《公告》提到,“智慧城市与智慧产业融合进步水平大幅提高。公共数据资源开放对产业进步的带动用途显著增强,AI、生物辨别、区块链等一批新技术形成突破并实质应用。智慧产业位列全国第一方阵。”这是南京政府工作文件中较早提及区块链的一份文件。

在此后的3月、6月和7月,南京政府陆续下发了《市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南京“十三五”金融业进步规划的公告》、《市政府办公厅转发市经信委关于南京加快推进制造业与网络融合进步推行策略的公告》、《市政府关于加快科技金融体系建设促进科技革新创业的若干建议》,均有提及区块链技术。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现在江苏当区域块链企业匮乏,江苏除去无锡井通互联网科技公司(简称“井通科技”)及江苏华信区块链产业研究院公司(简称“华信区块链”),鲜有知名从事区块链的公司。

贵阳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区块链的区域,2017年2月,贵阳市长刘文新作政府工作报告,其中区块链技术与政府数据共享开放、云数据安全一块被视为贵阳将来五年抢占云数据进步制高点三个重点突出方向之一。

贵州从2016年年底开始正式探索区块链技术,标志性事件是2016年12月31日贵阳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正式发布《贵阳区块链进步和应用》白皮书,涉及的重大理论革新包括提出主权区块链、“绳网结构理论”与“块数据”与“绳网结构”理论的融合。前贵阳委书记陈刚(现在陈刚已经离任,现担任河北委常委、副省长,雄安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贵阳市长刘文新担任编委会主任。

贵阳进步区块链可以看作是在进步云数据基础上的顺势而为。贵阳人民政府副市长王玉祥此前在公开演讲中明确表示,贵阳云数据产业进步,贵阳云数据金融的进步,贵阳防控金融风险体系的健全,非常大程度上依赖区块链技术的成就。陈刚在《贵阳区块链进步和应用》白皮书也提到,区块链的“绳网结构”理论与贵阳提出的“块数据”理论高度契合,在加快云数据进步进步过程中,区块链的应用不只局限在金融范围,它将与“块数据”一道在政用、商用、民用方面拥有广泛的应用前景和巨大应用价值。

2017年6月,贵阳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支持区块链进步和应用的若干政策手段(试行)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公告》是对《贵阳区块链进步和应用》白皮书总体布局中相关需求的落实,支持和鼓励区块链企业及其有关机构在贵阳入驻。《公告》共二十四条,从主体支持、平台支持、革新支持、金融支持、人才支持等方面详细列举了对符合需要的区块链企业、机构及个人的奖励政策。其中,在主板上市的区块链企业会获得1000万元的奖励。

依据《贵阳区块链进步和应用》白皮书总体构造和试点启动安排,在2017年,推进主权区块链在首批12个场景的试点应用。

政用范围包括:政府数据共享开放、数据铁笼监管、网络金融监管3个场景;

民用范围包括:精准扶贫、个人数据服务中心、个人医疗健康数据、智慧出行4个场景;

商用范围包括:票据、小微企业信用认证、数据买卖与数据资产流通、提供链管理与提供链金融、货运物流5个场景。

截至2017年11月底,上述12个范围已经付诸行动的有:

广东政府对区块链开始看重可以追溯到2016年,2016年12月26日,广州委书记任学锋在《中国共产党广州第十一次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中关于部署广东以后五年的主要工作任务中提到,“积极承接建设重大科技项目,进步嵌入式技术和AI、云计算、云数据、集成电路、物联网、区块链、干细胞、基因工程等前沿技术。”

但一直到2017年十月之前,广东并没颁布针对区块链产业进步的专项政策,缺少明确的顶层政策指导,广东各区域政府对区块链进步一度呈现各自为战的态势。譬如作为国内改革开放的“先行地”和“试验田”的深圳,比较看重金融革新,所以深圳进步区块链的思路是将其视为金融科技的一部分,譬如在深圳金融办2016年11月发布的《深圳金融业进步“十三五”规划》中提到,“支持金融机构加大对区块链、数字虚拟货币等新兴技术的研究探索。”2017年9月,深圳下发《深圳人民政府关于印发扶持金融业进步若干手段的公告》,鼓励金融革新,设立金融科技(Fintech)专项奖,“重点奖励在区块链、数字虚拟货币、金融云数据运用等范围的出色项目,年度奖励额度控制在600万元以内。”

作为广东会的广州,主要以广州开发区为主要依托,先是在2017年7月成立了广州区块链产业协会,拿下了广东首家区块链协会的头牌。而后在2017年十月落区域块链革新基地,初步构建“一基地四平台”的区块链产业布局。另外,广州黄埔区、广州开发区正在加快拟定《广州黄埔区广州开发区促进区块链产业进步方法》,据多家媒体报道,该项产业进步方法针对培育、成长、应用与技术、平台、金融等多个环节给予重点扶持,是现在国内支持力度最大、模式突破最强的区块链扶持政策,不过这一本应在十月底发布的政策文件截止到11月底仍未发布。

1